科普了吗?2018年要纠正的8个错误科学和健康理念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07 07:38

当新的一年来临的时候,家家户户都要大扫除。2018年伊始,我们一起破除8个错误的传说和误解,建立正确的科学和健康理念。

选民都是根据事实投票的吗

我们对民主的愿景是:有道德的公众指引领导人做出决策,领导人对公众获得事实负责。我们都认为人们会根据事实、逻辑和生活经验,在仔细权衡后做出决定。

但这种假设是不正确的。理论实验和现实都一次又一次告诉我们,期待公众都是善良、理性、有见识的仿佛是海市蜃楼。

来看看我们在2017年的报道中发现的一些心理学现象:

特朗普的支持者们明知他在竞选中说谎,但这并未改变什么。

只有20%40%的公众对政策有自己坚定的观点。大部分人的观点都会随着领导人等客观条件而摇摆。

当特朗普支持一项自由政策时,保守派也将支持这项自由政策。

引导我们的常常是自己的情绪和根深蒂固的偏见,而不是事实。人类非常善于忽视事实,这使得我们可以继续以一种先入为主的方式来看待这个世界。

我们努力保护圈子并且热爱做一个合群的人,害怕而且努力避免成为圈外人。

但如果只是简单地陈述那些与根深蒂固的观念相悖的事实,往往无法阻止错误信息的传播。令人沮丧的是,研究发现,我们对政治越了解,我们对政治敏感的话题就越顽固。我们会竭尽全力保护我们支持的政治团体,而忽视那些令人不安的真相。

知道这一切可能不会改变当前形势,现在虚假新闻和阴谋论很容易就会影响人们对新闻报道的反应和他们的想法。但知道这些会让我们不那么天真。想要阻止错误信息的传播不能仅仅靠向人们“扔出”更多的事实,或警告人们信息存在争议。我们必须接受一个事实:人们很容易相信不断重复的谎言。这是在当今互联世界中主要新闻发布者们应该学习的一课。

科学给了我们一丝希望。一项研究发现,惊奇感和好奇心能帮助人们不被政治牵着鼻子,不用被迫接受它们的逻辑。还有一些方法可以让人们认识到政治中的偏见和虚伪。真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上瘾是道德上的失败

医生和专家会告诉你,上瘾是一种身体状况,它不像癌症一样需要接受治疗。

现在仍然有很多人认为吸毒者不是疾病的受害者,是他们自食恶果,活该受到审判并承受蔑视的眼光。

歧视无处不在。在政策里,在医生的办公室里,在每个人,甚至是吸毒者的心里。

我们的立法者有时也认为上瘾是一种道德沦丧。例如,密苏里州一名共和党参议员就曾经说过,当人们因过量服用而死亡时,“这不过是把他们从基因库中移除了”。今年早些时候在印第安纳州的劳伦斯县,立法者们喊停了一个针具交换项目,理由不过是他们觉得这违背了“道德”和圣经。

这项基于经验证据的针具交换项目,已经通过了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研究人员、世界卫生组织和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审查。针具交换项目在公共卫生问题中向来不受争议,数十年来,研究发现,这些项目有助于防止如艾滋病毒和丙肝等疾病的传播,这些疾病可以通过使用的注射器传播,但并不会促使人们吸毒。

这种对于上瘾抱有的羞耻感是极具破坏性的,尤其当前美国正深陷历史上最致命的药物滥用危机的泥潭之中。专家表示,应对危机的最佳方式是将其作为一个公共卫生问题来处理,并让更多人获得治疗。

如果我们想要真正地战胜毒瘾等危机,我们不能将其妖魔化。我们需要将人力物力投入到可行的解决方案中去。

阿片类药物对治疗慢性背痛有效

历史上,医学上对治疗慢性腰痛一直束手无策。许多最受欢迎的治疗方法,例如手术、类固醇注射,以及最近的阿片类药物等等,已经被证明在大多数情况下是无效的,有时甚至是有害的。

一些积极疗法,例如锻炼,瑜伽和太极却在一定程度上能帮助人们缓解背痛,同时一些替代疗法,如按摩,脊柱控制等也很有效,要注意的是,它们不是万灵药,效果也往往是短暂且不那么明显的。但是,大多数替代方案试试无妨,所以它们在历史上的几次药物危机中显得更加具有吸引力。

“统计数据中的显著性”可作为“强有力的科学证据”

大多数看过科学研究的读者都知道,一个被称为“具有统计学意义的”结果,都需要通过一个简单的测试。这个测试的答案叫做P值,如果你的P值小于0.05,那么恭喜你,你得到了一个具有统计学意义的结果,你的科学研究值得发表。

但是,研究人员在过去几年认识到,这个门槛并不能区分证据是否非常有力。首先,研究中的P值可能有猫腻,同时,研究人员也可能对P值抱有过高的信心。

安慰剂是无用之物

你可能常听人批评抗抑郁药物,说这些都是安慰剂的效果,像针灸这样的替代疗法都是让人们把钱花在安慰剂上。安慰剂的风评不好。然而,研究人员在研究中发现,药物、治疗或手术中没什么用的安慰剂比我们预期中的更有作用。

安慰剂只能帮助那些受大脑调节的症状。例如,你不能控制化疗的抗癌效果。我们的身体不会产生致癌的化学物质。但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医生可以利用安慰剂的效应来帮助人们减轻身体的痛苦。

因此,当谈论替代疗法时说“哎,这不过只是安慰剂”,实际上降低了安慰剂的潜在效用。

运动是肥胖的最佳解决方案

我们都认为运动是减肥过程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如果新的一年想要完成你的减肥目标,那就去健身房吧。

但无数证据表明,锻炼对健康有好处,但实际上对减肥并不是必要的

需要明确的是:锻炼有巨大的益处,例如,它可以降低人们患型糖尿病和心脏病等慢性疾病的风险,它可以强健骨骼和肌肉,甚至有助于减肥。但运动并不是减肥最有效的方法。

但在2018年,我们不能再把缺乏锻炼和不良饮食习惯与肥胖问题画上等号。公共卫生中关于肥胖的政策应该优先考虑如何应对低劣食品的过度消费和如何改善食品环境。

或许,我们应该采取成本效益最高的方法来治疗肥胖症,那就是减肥手术。

顺势疗法是有用的

顺势疗法这种狗皮膏药自1814年以来就一直在欺骗消费者。顺势疗法指的主要是,与人所患症状类似的动物或植物提取物能治疗该症状。因此,市场上的顺势疗法药物只是被稀释的植物或动物提取物,却被人们认为可以缓解病情。

科学界对顺势疗法的研究较为单一的。有许多研究、书籍和调查表明这种疗法的效用是伪造的。有很多证据表明顺势疗法无法帮助人们缓解病情,事实上,一些研究人员认为现在政府应该停止支持这种替代疗法,而是将资金投入到实际治疗中去。

这就是为什么在去年12月,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提出要更严格地规范顺势疗法的产品,要求其与其他药物产品的标准保持一致。

但联邦监管机构的举措并不意味着顺势疗法产品会突然从市场上消失。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计划将重点放在风险最高的产品上,比如针对婴儿或患有癌症等严重疾病人群的产品。因此,低风险的产品仍将留在货架上。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有权打击有误导性的营销行为,但如果没有科学依据证明顺势疗法产品有问题,生产商仍然可以出售这些产品。

总之,消费者们还是要当心了。

关于气候变化我们需要一场“辩论”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气候变化怀疑论者一直到把气候变化作为政治或文化领域的争论,而不是科学领域的问题。一些气候变化怀疑者甚至说地球气候正在变暖这一科学共识这是一种“世俗宗教”。

今年,美国环境保护署署长表示他不相信二氧化碳会使地球变暖,并提出要举办一场辩论来驳斥气候科学。

一名训练有素的律师Pruitt表示,气候变化科学需要一场“红蓝方”训练,这种训练出自军队在评估计划是否可行时,会与对手进行一场“纸上对抗”。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红蓝方”训练只需要一场电视直播。

但是,我们认为这个想法是有缺陷的,在最糟糕的情况下,这也许会混淆科学家在人类应对全球气候变化中所扮演角色的共识。

首先,气候研究人员就像所有科学家一样,正面临这“同行评议”的敌对过程。面对挑战、接受审查和分析新发现是研究的基础,虽然没有人的努力是完美的,但也没有证据表明“同行评议”是气候科学失败的原因。

事实上,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科学家Richard,曾经是气候变化怀疑论者,他发起了一项由科赫慈善基金会资助的气候变化科学研究,研究结论是:“全球变暖是真实存在的,而且之前对气候变暖速度的估计也是正确的。”他补充说,“人类活动就是气候变暖的原因。”

然而,Pruitt和一些特朗普政府的成员,比如能源部长已经表示人类并不是不断上升的温度的主要原因,许多科学家这样的行为绝非“善意”。

当我们对全球气候的理解不可避免地出现差异时,我们需要的是科学家们用更多的证据和实验来解决问题,而不是听一群人在讲台上大喊大叫。总而言之,一个“红蓝方”训练是评估决策对错的好方法,却是检验真理时的平庸之选。

图片来源:Vox

编辑/程旭

翻译/郑妍

校对/董一

排版/冰攸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